杨家将(改)

【杨家将(改)】(01-06)

 

【作者:烈烈风中】

 

                楔子

 

 

 

          天子脚下多无赖、太白楼内吐真言

 

 

 

  北宋初年,东京汴梁城内有一个泼皮无赖,名叫何春。此人仗着会几招花拳

 

绣腿,平日里吃喝嫖赌,坑蒙拐骗,专干坏事,人送外号「过街虎」。

 

 

 

  话说这一天,何春正在街上闲逛,迎面撞见一人,抬头一看,却是赌友张山。

 

 

 

  那张山拉住何春道∶「何大哥,正在到处找你,却不想在此遇见。」何春道

 

∶「找我何事?」

 

 

 

  张山道∶「兄弟我刚才赌钱赢了不少银子,正要请大哥喝酒。」

 

 

 

  何春道∶「如此甚好。」说话间,两人走进一家名叫「太白楼」的酒馆,叫

 

了些好酒好菜,边吃边聊起来。

 

 

 

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只听那张山道∶「大哥,你我兄弟二人很久不见,小

 

弟知道大哥不能让自己的鸡巴连续闲三天,不知最近又遇见甚麽好货色?」

 

 

 

  何春乘着酒兴道∶「不瞒兄弟你说,大哥近来可是艳福不浅,这个女人的身

 

段、奶子、骚屄无一不是大哥我操过的女人当中最好的,尤其是这个骚屄娘们的

 

身份,哈哈!那真是……」

 

 

 

  张山忙不迭地说道∶「是吗?大哥,快快讲来,让兄弟饱饱耳福也好啊!」

 

 

 

  何春道∶「也罢,今日你我兄弟难得如此尽兴,大哥就讲来与你听听吧。不

 

过,切记千万不要张扬出去,否则你我兄弟性命难保。」

 

 

 

  张山急急道∶「那是那是,小弟自当守口如瓶。」

 

 

 

  那何春喝了一口酒,道∶「那好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」

 

 

 

         一、何春夜闯天波府、郡主失身望月亭

 

 

 

  话说何春和张山在太白楼喝酒,说起何春的风流故事,只听那何春道∶

 

 

 

  「那天晚上,我在赌场输了个精光,出来之後,一个人在街上溜达,不知不

 

觉来到了天波杨府前。这时,我突然想出个主意。你想,现在边关战事吃紧,佘

 

太君率杨门女将前去助阵,那麽杨府之内肯定只剩下些丫鬟奴仆,我何不趁机进

 

去偷些金银珠宝,也好去赌场里翻本。想到这,我就溜到杨府的後墙外,见四下

 

无人,便翻墙而入,进到了杨府里。」

 

 

 

  「进到里面一看,原来是座花园,到处是奇花异草,假山怪石,花园中间有

 

一座望月亭,却见亭中站着一个娘们,那娘们看上去三十多岁,不到四十,长得

 

美若天仙,穿着雍容华贵,尤其是那一对大奶子,一看就知道是一只手绝对包不

 

住,简直是正对了大哥的心思。大哥也想了,在杨府出没的女人,身份一定不一

 

般。当时大哥就想∶老子活了二十多年,玩过的女人不是婊子,就是破鞋,如果

 

能操一次这种身份高贵的骚屄,就是死也甘心。」

 

 

 

  「俗话说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我当时心一横,一不做,二不休,今

 

天一定要操了那娘们。主意拿定,我从身上抽出防身用的短刀,偷偷溜到那娘们

 

的身後,一把勒住她的脖子,没等她回过神来,我已经把短刀架在她的脖子上,

 

威胁道∶」不要叫,否则我一刀结果了你。「那娘们吓得浑身发抖,哪里还敢出

 

声。

 

 

 

  我怕她咬舌自尽,急忙道∶「你要是敢自寻短见,我就把你衣服扒光,骚屄

 

里塞上角先生,然後把你五花大绑丢在天波杨府门前,让你死了以后到了阴间也

 

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大骚屄。」

 

 

 

  那娘们一听这话,顿时软了,颤声哀求道∶「求求你,放过我吧,你要甚麽

 

我都可以给你┅┅」

 

 

 

  我笑道∶「骚屄娘们,哥哥我甚么都不要,就要操你的骚屄。」说完,一把

 

撕开她的衣襟,那娘们两个浑圆雪白的奶子一下就蹦了出来,那真是又大又白,

 

并且还向上翘着。大哥我看得眼睛都挪不开了,我抬起手一把抓住一只,不对,

 

兄弟啊,真的是一把抓不住啊,简直是我见过最极品的奶子了。「

 

 

 

  何春端起酒杯,一仰脖干了一杯酒,然后舔了舔嘴唇,仿佛在回味那种手感,

 

「大哥我双手抓住那娘们的一只奶子,一口就把奶头吃进嘴里,并且用舌头去用

 

力地舔着,那感觉,简直比世间任何美味都完美。那娘们可能也是很久没被男人

 

操过了,不一会儿,脸也红了,气也粗了,奶子开始涨得更大,奶头也变硬了。

 

我顺势一把扯开那娘们的腰带,长裙和里面的亵裤一下子都落到地上,那雪白的

 

大屁股和长着浓密阴毛的骚屄立刻就全都露了出来。那娘们吓得一声尖叫,一只

 

手横着遮住那对大白奶子,另一只手死死捂住自己的骚屄。」

 

 

 

  哥哥当时也是怕有人听到,一个大嘴巴就抽到了那娘们的脸上,并且威胁她

 

说:「操你妈的,你个骚屄娘们再敢出一声,我现在就把你这样给扔到夜市去,

 

让全城人都知道你是个杨家的大骚屄,现在立刻把手背在身后,如果敢动一下,

 

后果你自己知道,操你妈个大屄!」

 

 

 

  那娘们现在浑身上下只剩一双绣鞋,却也是无奈地将手慢慢地背向身后,这

 

个姿势却也使她那对雪白浑圆的大奶子更加的挺拔。

 

 

 

  哥哥我直接用手一把摸向那娘们的骚屄,想不到骚屄里已经淫水泛滥了。我

 

心中暗想∶这娘们肯定很长时间没有被男人操了,想不到堂堂的杨门女将,平日

 

里一个个高高在上,一本正经,其实比外面的婊子还骚,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玩一

 

下她。

 

 

 

  这时那娘们已经浑身瘫软,毫无反抗能力,只能任凭我摆布。我抱起她,将

 

她放在望月亭中的石桌上,然後一把分开她的双腿,那娘们的骚屄顿时暴露无遗。

 

只见她的骚屄和屁眼周围都长着细细的绒毛,那粉红色的小骚屄一张一合,不断

 

有淫水流出。我俯下身,用舌头去舔那娘们的阴核,一边用力地舔,一边用两个

 

手指插进她的小骚屄里,来回抽送,转动。那娘们被弄得上气不接下气,死去活

 

来,小骚屄夹得紧紧的,淫水不断地往外流。忽然,那娘们「嗯」的一声,浑身

 

一阵颤抖,一股阴精从小骚屄里涌了出来,原来她已经泄了。

 

 

 

  「哥哥我看时机已到,也不怠慢,解开裤子,亮出那已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,

 

对准那娘们的小骚屄,一下子操了进去,然後不紧不慢地抽插起来。那娘们被操

 

得欲仙欲死,连连浪叫,不一会儿,就连泄了两次,阴精把石桌弄湿了一大片。」

 

 

 

  「我又把那娘们拉起来,叫她用手扶着石桌,弯下腰,雪白肥大屁股高高地

 

翘起,从後面亮出小骚屄,然後用大鸡巴一下子操了进去,一边操,一边用手揉

 

摸她的大奶子,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那娘们又泄了三次,泄得一塌糊涂,根本连

 

站都站不住了。可我的大鸡巴还是金枪不倒。只听那娘们连声求饶道∶」啊……

 

啊……别……别操了……求你了……我快要泄死了┅┅噢┅┅啊┅┅「我却根本

 

不管不顾反而是更加用力地棍棍到底的猛操起来,并且一边操一边说道:」哈哈,

 

你个烂屄,这才操了多久,你就已经泄了这么多次,还真配得上杨家骚屄这个称

 

号啊!操你妈的,今天哥哥就让你把你这一辈子的阴精都射干净!「

 

 

 

  那娘们一听,顿时慌了,目光紧盯着我说:「啊……轻点……大哥……千万

 

不要啊……求你了……你要我做什么都行……就是再别操了……我下面真的受不

 

了了……啊……救命啊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啊……」

 

 

 

  哥哥当时心想:要想让这种高贵的娘们彻底臣服,就得在身体和心里上完全

 

地征服她,于是也就抽出大鸡巴,笑道∶「想让我不操你也可以,不过你现在要

 

听我的话,我问一句,你回答一句,必须说实话,如果被我发现有半句虚言,那

 

我就……哼哼……」那娘们因为被哥哥我的大鸡吧真的是操怕了,赶紧就点了点